残花落影

宛若副本boss,不定时掉落

【双花】夏天的病

来自一个被空调吹成重感冒的强烈怨念
ooc有
私设有


滚烫的热水流入杯中,孙哲平拆开一包999感冒灵倒入,将其与杯中的热水充分搅拌溶解后,把杯子递给了正蹲坐在沙发上、不停抽着纸巾擤鼻涕的张佳乐,“感冒好点没有?”
“没有!难受死了啊啊啊。”张佳乐“悲愤交加”,一把接过孙哲平手中的感冒药猛灌,像是要把这几天心中积累的怨念全部发泄出来一样。孙哲平在张佳乐接过药后看他表情着实有趣,本想逗他一下,却突然想起了什么,赶紧出声阻止其举动,不料还是晚了一步,只能看着张佳乐匆忙放下杯子,吐着舌头一边乱窜一边大喊“好烫!”。
“孙哲平你怎么不提早告诉我那药是烫的啊!呜…我的舌头。”
“我以为那杯子外面的温度和冒着的热气已经足以告诉你,那药是用热水泡的了。而且我是准备提早告诉你的,没想到你动作会如此之快。”
张佳乐瞪了一脸无辜的孙哲平好一会儿,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话。好吧,这件事好像怎么看都是自己犯蠢导致的,但是他会承认自己蠢吗?答案必定是不会,可自己又实在找不出话来说,难道要他回一句“你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无言以对吗”?
“不不不,绝对不行!”
“你在叫什么?”孙哲平走到张佳乐面前,伸手捏住他下巴抬高直视人,“舌头还疼吗?”
“疼,当然疼。所以大孙啊,为了不让舌头继续疼下去,我可以…唔唔!?”张佳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原本捏着他下巴的手捏住了嘴巴,不满的瞪向孙哲平,而被瞪的那位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张佳乐的目光一脸严肃地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,就算舌头被烫到了也不能吃冰的。”
张佳乐用力掰开孙哲平的手,表情依旧不满,“为什么不能吃冰的啊!舌头被烫到用冰才会舒服点。”
“看来某人忘了自己是怎么感冒的了,”孙哲平顺势握住张佳乐的一只手拉到自己这边,“贪凉快也要适度,如果不是你那天把空调温度调那么低,会感冒吗?现在你又要吃冰,我看若依了你,你这感冒八成夏休期结束了都好不了。”
“我的舌头…”张佳乐虽知自己理亏,但仍试图挣扎。
“哦对,你的舌头不能不管,不过乐乐,我有个更好的方法能减轻你舌头被烫的疼痛,要试试吗?”孙哲平笑的一脸奸诈。
“什么?”
孙哲平凑过去在张佳乐耳边低声说了句话,让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。外面,知了还在发出吵闹的叫声,炎热的阳光不时的穿过窗户照到客厅里面。
过了十几秒…
“孙哲平,我要把你丢出去!圆润的滚!”
孙哲平在人抬脚踹向他之前快速跑回卧室里面,“哎,都这么多年了,伸个舌头让我舔舔都这么害羞吗?”

评论(2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