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花落影

宛若副本boss,不定时掉落

【双花/全职】不休的杀戮(上)

借用了些杀戮人偶卍爆发的设定,哎哆,不清楚背景可以百度一下
ooc有
私设有
副cp,如果没意外是喻黄,还有可能会有其他的
(一)
被疯狂的科学家改造的杀戮人偶,在子时丑分三刻带来杀戮。
右肩别有“卍”字符的军人们手持武器,猎杀着杀戮人偶以带来安宁。
杀戮,血洒。
归根到底,他们都不过是被抛弃的杀戮人偶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哈哈哈,卑微的人类,都去死吧!”
“砰!
” 枪声、惨叫声、东西坠落破碎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充斥着本该宁静的小镇。
子时丑刻三分,杀戮人偶如期而至,带来噩梦和血灾。
幼小的孩子双手抱头瑟缩在床底,透明的泪水止不住得从脸颊上滑过,一滴滴得滴落在地板上。恐惧、不甘布满了他心脏的个个地方,情绪叫嚣着要发泄但却不行。
【这时候哭出来,会被杀戮人偶发现的…】
移下手捂住嘴巴以抑制声音的发出,孩子强忍着直到房间内只剩下杀戮人偶张狂的笑声。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子想看看杀戮人偶有没有离去,孩子被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吓得猛一抬头撞击床板发出沉重的响声。
“嗯,什么东西在那呢~”
【完、完蛋了…】
顾不上起包的头顶,孩子拼命往后挪动,待背贴到墙壁努力蜷成一团,不停颤抖。
在孩子近乎绝望的情况下,一道声音如天籁般把半只脚已踏入三途川的他硬生生地拽了回来。
“快点快点,杀戮人偶就在这个房子里面,快!!”
“切,右旋军!”
杀戮人偶面露厌恶的啐了一口,几步冲到窗口翻出去,灵巧的躲过外面待命的右旋军的攻击范围,张扬的离去。待其余右旋军冲入那个房子时,只剩下一片狼藉和两具已看不出原样的扭曲尸体。
“长官,在一房间里发现了幸存者!” 正蹲在地上检查尸体的长官闻言有些惊讶的抬头,恰巧看到被下属带过来颤抖不已的…女孩(?
长官尽量摆出温和的面孔,指指地上的尸体,温言细语道:“小姑娘,你是他们的孩子对不对,可不可告诉我们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张佳乐,是男孩。”
长官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,瞄了瞄往后缩的张佳乐,最终决定严肃询问以赶紧给这幸存的孩子找个归处。
“孩子,我知道勾起你悲惨的回忆对你这幼小的心灵来说实在太过残忍,但这也是为了尽快消灭杀戮人偶,为了让更少的无辜生命葬于枪下。所以,把你当经过都告诉我们吧。”
怕他不相信,长官特意给他看了袖章,“我们右旋军遍布这个国家,是以消灭杀戮人偶和他们的核心,制造人偶的疯狂科学家为目的的军队,你应该听说过…”
“你们专门消灭杀戮人偶?”
有些意外的看着原先胆怯的孩子,长官点了点头,张佳乐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一脸严肃的仰头看他,“我想加入你们,如果你们答应,我就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“这很危险!”
不等长官作出反应,旁边的军人们已经忍不住了,长官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,蹙眉看着面前神色坚决的身体却依旧在颤抖的男孩,“你确定吗?加入右旋军就注定你会比普通人多了死亡的机率。不仅如此,你的手上会沾上鲜血,你可能遇到的杀戮人偶是你的朋友、亲人…说真心的,我还是希望你能去孤儿院。”
“我想给爸妈复仇!”张佳乐像是用了全部的勇气吼出,“我想逮捕杀戮人偶,也不想在看到其他人跟我一样了!我想加入你们!”
周围一片寂静,众人都是满脸震惊,他们无法想象,刚刚还害怕的孩子已有了决心,如磐石般立在这孩子的心中。
长官微叹口气,将军帽摘下按在了刚发表完雄言壮语的张佳乐头上,“你这小子,看起来柔柔弱弱的,志向倒是和孙哲平那家伙有的一拼。”
“孙哲平?”
“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孩,要去总部见见他吗?说不定会很投缘呢。”长官抱起反应过来、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的张佳乐,“别太感谢我了,小孩。我是为了那宝贵的情报,路上你可要慢慢讲给我听。走走走、各位,回总部了。”

奔波一路的张佳乐震惊的看着面前巨大的建筑物,久久没有回应。长官有些好笑的弯曲食指敲敲他的额头,把他拉进大门。
在总部长达一个小时的会议结束后,张佳乐最终被允许留在了荣耀联盟。当长官把消息告诉他时,男孩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。
【那套茶具很贵的…】
长官无奈的瞥了张佳乐一眼,将房间外的一个利落短发的男孩拎了进来。
“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孙哲平,孙哲平,这是张佳乐,刚加入右旋军不久,以后的新军训练你要好好照顾他,懂吗?”
“懂是懂,不过长官,”孙哲平打量完张佳乐后迟疑到,“让我照顾一个女孩子,会不会不太好啊。”
“不,张佳乐他…”
“你说谁是女孩子啊!我是男的男的!”张佳乐顿时觉得之前什么不好的记忆都被眼前这家伙震飞了。
“你让我如何相信一个皮肤白皙白嫩,还留着长发的人是男生啊。”
“没见识!你不相信就来看看我下面啊,有本事你过来看啊!”
“不要,对我来说影响不好。还有乐乐啊,女孩子要矜持,小心嫁不出去。”
“你才嫁不出去,不对我干嘛要嫁,我是娶的!还有,不许用乐乐这女气的称呼叫我,看我不揍你”
长官看着已经玩(?)作一团的两小孩,感叹道:“年轻真好啊~”
貌似长官你还没老到有资格说这句话的时候吧…众跟随下属吐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为什么杀戮人偶这沉重的背景硬是被我写的如此那啥…
大孙和乐乐就这么相见了(挥手绢)不旺我辛辛苦苦的码出来啊(pia飞
整理排版重新发…

评论(2)

热度(23)